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羊城晚报:成品油调价机制怎么改应征求民意

2018-11-07 10:40:41
羊城晚报:成品油调价机制怎么改应征求民意 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昨日在人大记者会上表示,现在油价定价机制是以22个工作日为周期,如果平均油价波动超4%就进行油价的调整,发改委正研究油价构成机制改革方案,一是要把周期能够调得更短一些,二是准备取消4%的涨跌幅的限制。

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传闻“即将出台”久矣,可历来都是只听打雷不见下雨,缘由无非是“时机不成熟”之类。

以未能找到“良辰吉日”来回应公众对于新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期待,明显难以令人信服,其根本原因还在于难以突破既得利益的阻挠。

如今,发改委主任对新机制的表态,似乎再次点燃了公众的期待,只是希望“正在研究”不要时间太长;而在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推出之前,应该还有一个公然征求民意的程序,而不只是由价格部门与石油巨头独自关门制定。

和之前传闻的一样,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主要变化点集中在调价周期缩短、调价频率加快。

如果能够将调价周期缩短并且取消波幅超过4%的红线,无疑将更能适应国际市场原油价格的频繁变动,避免上涨过程容易跟上、下跌进程常被忽略。

这样一来,国内油价将能更紧密地与国际油价接轨,人们对于油价的变动将更能理性看待,并且会有一个相对准确的变化预期。

但是,如果公开征求民意的话,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突出的缺点”,恐怕不仅限于上述两点。

比如,何谓“国际油价”,跟哪个“国际油价”,本身就很有讲究。

至少,国内成品油定价接轨的“国际油价”,与石油巨头缴纳暴利税接轨的“国际油价”,是完全不一样的。

去年三季报中,两巨头“应缴税费”一项均出现了大幅下降,同比少缴税费超过300亿元。

原因是中石油、中石化均调剂了标杆油价。

由于迪拜价格要比杜里和辛塔原油价格低,基准油也相应变得更低,两大石油公司“暴利税”随之下落。

试想,如果我们也接轨一个更低的“国际油价”,国内成品油价格岂不也能随之下降? 石油巨头缴纳暴利税接轨什么“国际油价”,制定国内成品油价就得接轨甚么“国际油价”,两者应该是统一的,要不然就是弄双重标准了。

还有,国际油价只要在75美元每桶以上,无论再涨多少,两桶油缴纳暴利税的比例永远不变。

这也是不合理的,除非国内成品油价同步不涨。

客观的事实是,暴利税明显跟不上国际油价涨幅,起征点还从每桶40美元提高到55美元;既然如此,国产原油没理由也以国际油价卖给国民——国内成品油仅有56%来自进口,油价跟随国际油价上涨的关联度为何是10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