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业界热议混改顶层设计国企到底该怎么混

2018-11-30 21:06:00

业界热议“混改”顶层设计:国企到底该怎么“混”

在资本市场上,国企改革已渐入佳境,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蠢蠢欲动。但是不可否认,国企改革总体方案至今仍待字闺中,成为各省各企业真正落实改革的一大障碍。据了解,近期有关部门分别对上海、北京、山东等省市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调研,结果显示,“加强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成为各地方操刀改革的首要诉求。

在此背景下,8月23日,由人民政协报社、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国企改革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政界的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邵宁、十一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石军,来自学界的着名经济学家华生,以及来自企业的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骧等各界代表汇聚一堂,就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国资监管方式、企业改革方向等热点问题进行探讨。

石军:着力发展非公资本控股的混合企业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石军在论坛上表示:“在推进国企改革时,重点要着力推进国企股权的多元化改革,要着力改革发展非公资本控股的混合企业。”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已提出,“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石军尤为看重非公资本控股的重要性。其实,关于非公资本是否应该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以及在那些领域控股一直争议不断。比如,在着名经济学家华生看来:“如何把握民企控股的界限是一个大文章。混合所有制理想的形态,即完全市场化、资本化的形式是没有明显的控股股东,而是形成现代化的互相制约的机构。例如一些跨国公司,包括微软,比尔 盖茨自己的股份只占百分之几。企业的大股东可能是保险基金,也可能是一个大学的基金会,那才是真正的混合。”

石军还表示,本轮改革要以强化国资管理为主线。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他认为,从管企业转到管资本,概括来讲,应该“管好两头,放开中间”。“管好两头”就是管好国有资产的调整方向,战略性调整,投资方向和企业运行的监管;“放开中间”就是放开企业经营权,真正让企业自主地经营。要符合三中全会要求,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

对此,华生也持相同观点,他表示:“这次三中全会提出来的,在我看来是新的、有创意的提法,就是以资本为主作管理。这次改革成功的标志就是政企能不能分开。”

华生:国企改革一定要公开透明

国有资产流失,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易引发的质疑。华生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定要公开、公正、透明。”

近期,中信国安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引来质疑不断,观点普遍认为国有资产涉嫌贱卖。对此,华生在论坛上发表看法时称:“虽然大家的质疑不一定有道理,因为外界没去做过竞标,也没有去做过市场化评估,并不能判定是否真的卖便宜了。但是我认为,大家有意见是很对的,因为这次交易不公开、不公正、不透明。国企是全民的资产,你关起门来就把它卖了,卖得再多,我们也认为有猫腻。”他表示,按规定国有企业转让都要在产权交易所挂牌,公开进行。但是这里留了一个后门,即增资扩股不用公开,中信国安就利用了这一点。如果这个漏洞不补上,下面普遍的交易都是不公开的。

“所以,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核心在于公开、公平、公正,引入外部资金时要让大家都有机会,不仅是跟你有关系的少数人有机会,如果都按照中信国安的方式改下去,这次改革一定惨败,会遭到老百姓的反对。”华生称。

宋志平:优先股是实现混合的捷径

国资委“四项改革”试点央企之一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在论坛上表示:“我觉得优先股是这次我们进入混合所有制的捷径。优先股能化解国有资产混合过程中的国资流失问题,同时可解决国有股优先获得股息和保证国有股优先权的问题,还能让民营资本进来。”

十一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进一步认为:“国资委在企业中的权限多数是通过持有普通股,即有多少股就有多少投票权和决策权。其实,也可以在媒体、国防等少数行业实行特殊股,包括优先股、黄金股等,以及一票否决制,虽然股权少,但是有特殊管理权限。”

郑新立还表示,国企改革应该分类进行。其中,公益类要加大投入,以改变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的局面。自然垄断类的要允许民间资金进入。比如现在有一种模式叫X+1+X,就是供给方是X,有很多,管道部分是垄断的,用户是有多种选择的,从而实行管分离的管理方式。另外竞争类行业就是要平等竞争,取消对竞争类国有企业的各种优惠待遇,在贷款、用地等各个方面实现国企、民企、混合企业、以及外资企业的平等竞争。

零浮力电缆
水力碎浆机
养森瘦瘦包怎么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