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养鸡买草鸡沙锅年赚400万

2018-11-05 09:19:32

养鸡买草鸡沙锅 年赚400万!

市场往往向我们展示它无情的一面,眼睁睁看着一些产品销售火暴,可是等自己要进入的时候,常被莫名其妙地拒之门外。江苏苏州的王平对此有着切身的体会:明明市场上的草鸡俏销,可是自己养的草鸡却进不了市场,这里面有人为的因素,更有市场规律的作用。王平看着正攻不下,干脆来个侧面突破…… 王平:“把它们都放出来,跑一跑鸡的质量好。” 2007年1月16日,王平正和工人一起把因为下雨在棚里憋了几天的鸡都放出来。像这样的养殖基地王平在苏州市有5个,年出栏成鸡100多万只,通过养殖、加工、销售每年给他带来400多万的利润。而就在2003年,王平还是一个养鸡的门外汉。 2003年,因为效益一直下滑,王平转掉了经营3年的服装厂。他得知吴中区政府提出了发展一只鸡、一棵菜等六个一的农业产业化工程,就想投资农业,于是就到区畜牧局咨询。 苏州市吴中区畜牧局副局长 夏健:“他找上门来了,他问我们,他说养什么比较好,我们就指点他,叫他养生态草鸡。” 生态草鸡就是农家散养鸡,养殖量不大,却很受消费者青睐,考虑到现在人们越来越注重绿色消费,王平对养殖草鸡的项目很感兴趣,就先去考察了市场。 王平:“苏州市周边地区有109家农贸市场,草鸡紧缺量很大,需求量也很大,当时卖草鸡的很少。我们苏州市没有几家人家卖草鸡。” 王平了解到,笼养鸡45天可以出笼,风险较小,所以养殖的人多。草鸡是传统的方法养殖,因为周期长、风险大,一般人不愿意大规模饲养。 饲养员沈永桥:“一般这个生态草鸡要养到120天到130天,这是的要求,没到这个时间的话,它的口味营养都跟不上的,都不行的。” 因为养殖期长,草鸡市场有空挡,正好趁机介入。王平先后到浙江、安徽、山东等地考察了一些散养鸡的基地。2004年3月他把40万元积蓄拿出来租了50亩山林地,引进了5万只鸡苗。精心伺候了四个月,就到了该上市的时候,王平就派人到各个农贸市场去推销。 王平:“8个人天天跑市场,回来总是说,不能进市场,当时我已经急了。” 因为农贸市场上销售活鸡的摊位都被人承包了,租不到摊位,王平的鸡自然就进不了市场,正在王平一筹莫展的时候,吴中区畜牧局又帮他出了一个主意。不久,王平投资18万元做的50辆销售活鸡的小车推到了苏州市街头。 副经理 张跃风:“吴中区有十几个点,都是卖这个草鸡的,都放在外面,卖得挺好的。” 王平:“因为市场需求量大,基本上是一抢而空的,每天那个时候我们的销量要一天5000多只。” 但火爆的场面只持续了两天,第三天,他们的专卖车刚到街上,就遭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的围攻打砸。 王平:“首先他们是砸鸡笼子,砸我们的秤,后来他们发展到打人了。” 副经理 张跃风:“他们用面包车叫了很多人,给我们打。” 王平:“当时我这个地方都是红的,打的都是青的,头上打的都是青块。” 原来王平在街上卖鸡,把市场内活鸡的生意都给抢去了,市场内卖活鸡的商户看到没有了生意,就纠集一帮人对王平进行了打击报复。 副经理 张跃风:“给我们打得厉害的一次,我们的包都被他们抢去了。” 在随后的10天里,专卖车又遭到5次打砸,不少刚招过来的销售员都辞职不干了,再上街销售已经很难继续下去了。 王平:“如果没有市场靠市民到基地上来买是远远不能满足我的销售的,我当时发愁了,心里很着急,到底这些鸡销到那里去。” 王平的妻子 李杏珍:“起先我不知道,后来我知道了,知道了总归有点心痛。” 王平:“家里人当时就说,教你不要养这个鸡,你去养什么鸡呢,养鸡不是你做的事。铁管打的也没敢让她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她还要埋怨我。” 正当王平在家里又气又愁的时候,打砸事件有了新进展。 吴中区畜牧局副局长夏键:“市委书记在报纸上亲自签字,要把这种恶势力打下去,要把好的农产品供应市场。” 不久在苏州市工商部门的积极协调下,王平的草鸡进入了市区39家农贸市场。而王平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媒体对打砸事件的高密度报道,一下子使他的草鸡名扬苏州。尽管只进去了39个市场,但不少饭店都开始慕名而来买他的鸡了。

副经理 张跃风:“我们配送到每个饭店,一天要5000只鸡左右,每天早上都要配送。” 到了2005年5月,王平的养殖基地已经发展到了50多万只草鸡的养殖规模,他却越来越多地因为销售鸡发愁了。 王平:“有时候市民需求量很大,有时候市民需求量很低,那么市场要囤积。” 该卖的鸡如果囤积起来就会增加成本,一只鸡每天至少2角钱的饲料钱。王平就琢磨怎样能增加鸡的销量。在销售活鸡的过程中,他了解到,不少市民喜欢吃鸡却有些顾虑。 王平:“有些市民怕宰杀,怕把自己家里搞脏了,第二种有些家庭是双职工,他们没有时间去考虑做饭。 尽管去饭店吃鸡价格肯定比自家烧贵得多,但王平每天往苏州的饭店送几千只鸡。王平觉得,如果他开个饭店专门做鸡,对他来说鸡的成本低,把菜价定低一些,肯定能卖得更好。 王平:“在这样的基础上,我想把这个产品放到桌面上去的话,那么这个市场也是销售比较好的。” 2005年6月,王平在苏州闹市区租下来开草鸡馆的店面,却并不着急开业。而是先招了5名厨师,就开始忙活起来。 厨师 金士贵:“每天一工作一上班就是满脑子想的就是鸡,下班了走路也在考虑鸡这方面的事情。” 开始,王平对厨师说要用草鸡开发出来更多的菜肴,来引导市民对草鸡的消费。他却让厨师在一个普通的沙锅炖草鸡上就忙活了几天。 王平:“总共做了48种沙锅,通过各种调料的试验,叫很多市民来品尝,我们确定了一种草鸡沙锅的制作方法。” 王平和5名厨师借鉴了很多炖汤的调料配比,忙活了3天才做出来一个满意的草鸡沙锅。他们按这个沙锅用的的调料配比专门做 王平:“叫市民只要吃到草鸡,就想到我们水乡草鸡的沙锅。” 2005年8月20日,王平的草鸡馆开业了,主打菜肴就是沙锅草鸡。毎份半只鸡价格12元,是刚够成本的价格。 顾客 郑秋生:“就是有那种很鲜的味道,不知道他这个鸡汤是怎么烧出来的。” 顾客 潘晓红:“自己就是炖不出这个味道。 为了多卖鸡,王平并不想靠饭店挣太多的钱,以至于超低的价格引来了媒体的质疑。他这一招果然让来吃的人一下子记住了。媒体的报道又让他的店声名远扬。以至于不少人就把到他的店吃饭当成了吃工作餐。 顾客 王萍:“我们就在附近上班的,反正也懒得回家烧,中午就凑凑几个人就到这里来吃饭了。” 王平:“每天的销量有300多个沙锅。” 在开业后的两个月里,王平又相继推出127种和草鸡有关的菜肴,这些菜肴都成了吸引顾客的招牌。 顾客王萍:“常点的一个草鸡沙锅,一碗鸡杂,一个鸡汤螺蛳。” 一个草鸡馆生意再火爆,鸡的销量毕竟有限,王平打算搞连锁经营来转移活鸡销售的压力。 王平:“在苏州市区准备先开5家,在周边城市各开一家,以后想在全国开连锁店。” 2005年11月,正当王平跃跃欲试想在苏州市区同时开出5家连锁店造造声势的时候,一场灾难降临了,国内个别省区发生了禽流感疫情。 王平:“当时我每月销售收入200多万,一下子跌到每月5万,囤积了好多鸡。” 幸好当时华东地区并无禽流感疫情,王平就把卖不出去的鸡继续养着。越积越多的鸡使王平的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王平:“比打架的时候还要愁,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每天睡不着觉。” 王平的妻子 李杏珍:“鸡卖不出去我肯定伤心的,全是钱嘛,损失肯定全是钱嘛,恐怕我担心,有的事他回家不给我讲,一个人闷在自己心里,他蛮苦的。” 王平顶着巨大的压力让工人继续把鸡养好,他想硬挺着撑过这一关。每天一只鸡要2角钱的饲料钱,他也不得不去盘算着怎么能再减少一点。 王平:“90天的时间亏掉了219万,每天到鸡场去看,我们的鸡怎么想办法降低成本,挺过这个难关。” 养鸡场一天天在亏本,三个月后王平也因为过渡操劳病倒了。 王平的妻子 李杏珍:“他发高烧,一只脚也不好走,真的伤心了,我伤心也不在他面前流泪的,又要增加他的负担了啊。他已经干得很辛苦了,老早出去很晚回来。” 辛苦点王平并不怕,他只盼望这场灾难早日成为过去。 2006年春节后人们对鸡的消费信心慢慢地开始恢复,但草鸡还是卖不上价。王平一次去超市时看到了南京盐水鸭,一下子开了窍,为什么不加工草鸡呢?他算了一下,也只有把鸡进行加工才能把损失降到。 王平:“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考虑到仓储储存,半制品加工和熟制品加工转化为产品。” 2006年3月,王平筹资180万元,上马了草鸡熟制品加工生产线。每天的加工量有3000多只,正当王平忙着四处推销新产品的时候,吴中区甪直镇的负责人找到了他。 吴中区畜牧局副局长 夏健:“在这个工业区里边,没有一个可以吃、玩、喝的地方,所以他们地方党委呢,通过招商引资找到了王平。” 甪直镇政府想让王平在工业区里建一个可供周边企业吃喝娱乐的休闲中心。经过实地考察,王平答应了。 王平:“靠水乡草鸡馆,靠加工厂,靠一个门店销售,是永远不能抗市场风险的,我们想着搞三产搞二产,把养殖的风险降低到限度。” 尽管经历了禽流感的波折,几年下来王平还是有几百万的利润, 加上贷款,2006年11月16日,王平筹资一千万元建设的生态园开业了,王平看到工业区里的人群对生态园地道的农产品都很感兴趣,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王平:“这个是农产品的特色卖场。有好多消费者需要买到吴中区的特色农产品,但靠我们这个水乡草鸡是不够的,把所有的农副特优产品组合到这里边来,包装以后对外销售,用三产二产来带动一 生态园开园后就几乎每天都有会议接待,现在王平就想尽快把农产品展示中心建好,在春节前开业,让来开会的人能更方便的买到草鸡和其它的生态农产品。

泰国乳胶枕
牛魔王捕鱼
三门石牌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