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被开除女博士处分决定像开玩笑我要讨回清白

2019-01-10 12:42:39

被开除女博士:处分决定像开玩笑 我要讨回清白

因被认定以电子邮件等方式对导师进行辱骂、恐吓和人身攻击,并对另外两名老师进行骚扰,日前,北京外国语大学2002级女博士生卫英(化名)被校方开除学籍。对于校方的指控,卫英坚决否认,并称与导师关系很正常,自己没有理由攻击导师。 在提出申诉被驳之后,卫英向北京市教委提起行政复议。昨日,校方表示,对卫英的处分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是一个“铁案”。

女博士生一再表示自己无辜,而校方却称铁证确凿。是女博士生有错在先,还是学校处理不公?

在很多友对事件细节提出的质疑中,连线到当事人女博士生卫英,据她的描述,她至今对自己的“罪名”莫名其妙,对于学校的处理决定有三大疑点,觉得学校的处分决定书像开玩笑一样。她表示,她希望用自己的余生来讨回清白。

三大疑点 处分决定书像开玩笑

:友们认为事件中有很多疑点。

女博士生:现在我觉得有三个疑点。,以前说我是假期时候发电子邮件恐吓老师,但是决定书里说我从05年9月开始攻击。为什么时间改了?因为他们知道我当时出示了车票和住院证明,我那个时候不在北京。所以就说我从去年开始攻击。

第二,说我05年9月就开始攻击老师,而我12月1日开题通过,所以我才能5月答辩。如果我早就攻击老师了,老师为什么不报案,为什么那个时候让我通过?

第三,那些电子邮件到底是谁发的?我都没有亲眼看到全部。当时给我看的那些,有一个上面都是“死”字,一个还说老师女儿怎么样怎么样。可是我对老师的家庭状况不了解,我不知道老师的女儿的情况,我确实关心少。所以我觉得莫名其妙。这些影响了我和导师的关系,他不愿意当我的导师了。我就说,我非常理解老师现在的心情,这个事情会水落石出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我现在没有办法解释。希望水落石出的时候,老师心情能好一点。

:您说和导师关系正常?

女博士生:我和老师是学术关系。我之前说关系正常,是因为我不是和老师多好多好,所以我那么说,可能我那么说老师会心凉,会觉得他平日待我那么好,我居然这么说。

:现在你的同学熟人都知道这个事情了?

女博士生:都知道了。大部分人在回避,毕竟要毕业,不能得罪导师。我给他们,也不接。我能理解,也许我是他们,也可能会这么做。

:现在在等待复议的结果?什么时候有结果?

女博士生:恩,按照规定是30日之内,可能几天就出来结果了。

:南京那边单位让您回去?

女博士生:我说我现在不能回去啊,我有冤情,我不申诉的话,就是这边被处理,回去还要处分。我现在每天喝浓咖啡打精神,因为我要跑出去找律师什么的。我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肯定不是自杀。我要用余生讨回清白,我也不知道现在和媒体说话的日子还有多长。我的律师说我现在住这里很危险,可是我在北京无亲无故,不知道搬那里去。

:你怎么看学校的处分决定书?

女博士生:里面说我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我看了北外的学生管理规定,只有在违反治安管理法并且性质恶劣、屡教不改的退学。我符合吗?

还说我违反了学生管理规定的第50条,我看了,第50条是什么呢?第50条是“学生可以阻止学生社团。在校学生申请加入本校学生社团,学生成立社会须提出社团宗旨、章程、活动内容、形式和负责人等内容的书面申请,报学校团委申请。我组织什么社团了?我觉得学校开的处理决定怎么跟开玩笑似的。

他们进入我的房间搜查拍照 将笔记本拿走

:您能讲讲当时的事件经过吗?

女博士生:今年我回西北和父母一起过年。回北京后,2月24日那天,有八九个人到我住的地方来,他们说是学校保卫处的人,要调查,让我配合。他们在我的房间里乱翻,还拍照。拿走我的笔记本电脑。

:他们自称学校保卫处的人,有出示证件吗?

女博士生:没有。其中有一个人我认识的,所以我就相信了。

:他们搜查,您就没有阻止吗?

女博士生:因为大家都是外语院校的人,我也不想闹僵。而且他们说“你是党员,要配合工作。”我也觉得没什么。

当时我说我做什么了,要这样调查。他们就说些很难听的话。我说有没有证据。一个穿黑衣服、大个子的男人就给我看一堆打印下来的电子邮件,只有内容和时间,没有发件人和收件人地址。他们说查过是用我的房间里的上发出的。我说那个时候我都不在北京啊。他们说你有证据吗?我就进里屋给他们找车票,车票和当时我身体不好的住院证明都找到了。然后我听到外屋有翻东西的声音,我出去一看他们在翻东西,有房东以前的一些东西,我问你们干什么,他们说随便看看,我说你们这是犯法的。我又听到里屋有翻东西的声音,仅去一看,里屋的几个人神色不对,他们说你枕头下面有罪证。我很生气,我说怎么就是罪证?他们说,那你拿出来看啊。我觉得他们凭什么翻我的东西,我枕头下的东西是我隐私。然后我就把枕头下的东西装兜里了。

:枕头下是什么东西?

女博士生:是我跟一个朋友写的东西。其实我想想,我当时给他们也就给了。可是我当时生气了,觉得很伤自尊。后来他们就传我毁灭罪证。

:他们还拍照?

女博士生:然后就有人拿出摄像机来往我脸上拍,还到处拍,我就用手挡住脸。

:他们拿走了笔记本?

女博士生:他们说要拿走笔记本作调查。我说这样不合适,我5月份马上要答辩了,我的论文在里面,我还要交给老师的。何况还有一些我个人的东西,感情啊隐私什么的。他们就说你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不敢让拿出来。我说话不是这样说的啊,我不是不给你们调查,是因为电脑我确实有用。

后来他们就说我是党员要配合什么的,让我把里面自己的东西拷出来。我就找了个优盘,可是这个优盘满了。他们说让我把里面东西删了再拷。我说我着急的也不知道那些是重要的,那些是不重要的,删错了怎么办,都是有用的。他们说再找一个优盘,可是我只有一个。后来有人说你还不相信组织吗?我想想,我是个党员,就把笔记本给他们了。他们当时打了个收条,说今日收到索尼一部,两日内归还。然后保卫处的人签了个字。

:他们两日后还了吗?

女博士生:在(学校作出退学决定的期间)中间,他们来还过一回,因为我报警了嘛。他们要拿回收条。我咨询的律师就说,不行,他们拿回收条,如果你的电脑里有东西被改动过,你都没有证据的,不就是你一个人的了么。我就没有还回收条。他们业就没有还我电脑。至今我都没有拿到。我很担心我的论文,如果别人拷贝了,拿去发表了,我都没有办法去告侵权。现在其他同学都毕业了。

警方称与公安局无关 学校不出示任何证据作出开除处理

:他们走了以后呢?

女博士生:我身体特别不好。从他们来到走,下午2点到7点吧,我都没有吃饭。后来我一直发烧。

:你没有去报警?

女博士生:我怕报警有误会,以后不好回原单位。我们这边距离人大比较近,人大的法律系很好么,所以我就打了个车去人大,找了一个律师事务所。有个律师接待我说,这个事110没法管,你应该先问保卫处或者派出所的人。我对北京也不熟啊,我就看到城乡超市旁边有个派出所,我就去问。一个40多岁的警官说我应该去找万寿寺派出所,还告诉我怎么坐车过去。那边的人说还是去问学校保卫处。

到了学校保卫处,两个年轻人听我说了后说不知道这回事,让我快打110。110就说他请示一下再回复我。一个多小时以后,110警官说,这个事情与公安局无关。第二,还是要和学校研究处理这个事情。后来我就在门口的复印出写了个经过,教到校办去,因为我也不知道校长办公室在那里。校办说你去信访办吧。

我去了信访办,他们说你写一个申请。我说我没有笔记本怎么写。那个人就说:“你不是博士吗?你不是还有手吗?”我说这个不能这么说话。他们就说没有材料我们不管。后来我找到我们副校长金莉,把写的东西给她,她说她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会尽快联系我。周一我就联系不上她了。我找到正校长,他让我回去等待结果。

4月24日的时候,他们通知我说下午三点来,要做决定。结果就说要开除我。当时给我两个选择,说你自动退学,给你保留个面子。第二就是强行开除。我说两个选择我都不接受,我要看证据。他们说不给我看,已经交给我南京的原单位了。

:关于这个证据,你当时看到了打印下来的邮件。

女博士生:我当时都没有仔细看,那个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知道。

:他们所指的恐吓和人身攻击不存在?

女博士生:不存在。

曾经和一个老师有不愉快

:你和你的导师关系好么?

女博士生:我过年回家之前还和导师吃的饭。因为我们这里回家过年也要和导师请假。我还有五六个何老师带的博士生一起吃饭,拍照片。何老师还告诉我论文应该怎么修改什么的。我是很感激何老师的,我以前就认识何老师,他是我们学校的学术带头人嘛,无论是我以前评正教授还是找工作,何老师都给我很多帮助,帮我写推荐信,都写得很好的。何老师对我蛮关照的。

:你后来和何老师联系过吗?

女博士生:没有见面,我打过两三次。一次老师说:“你假期做什么事你清楚。”我说这么长时间来,我是个什么人大家都知道的。还有一回,老师说不做我的导师了,说已经和学校讲了。再后来就不接了。我给老师发信息他也没有回。我在短信里说,您在我评正教授、在美国学习的许多事情上都帮助我,我报答您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请老师给我时间,坐下来好好谈谈。就算我这个人再坏,我也不至于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都已经四年了,要毕业了做这种坏事,就算我再倔强、再不会来事儿,我也不能傻到这种地步啊。我就算有问题,忍也要忍过去啊。

:处分决定里还说你还对张中载、张惠文两位老师进行骚扰。

女博士生:这两位老师是这样的情况。张中载是很德高望重的一位老师,是我们论文评审委员会的主席,我年前也去看望过他。我刚回北京的时候也打过去,他不在家,是他爱人接的。我说我回家以后身体不好,住院了所以都没有给您拜年,什么时候过去看望您。他爱人还说不用不用。

:张惠文老师呢?

女博士生:我坦白的说,我在北外这四年有不愉快的就是这个老师。

:后来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女博士生:我挺堵心的。路上遇到,她就头一扭,装作没看见。那我也不会说什么。

我要用余生讨回公道

:你有没有想过到现在这样的地步是有人报复你?

女博士生:想不出来。我知道现在虽然行政复议了也很难赢。律师和我说,以前也有这样个人对抗学校的事情,95%都输。我知道还回清白的可能性不是很多。对于我来说,我来读这个博士,想的事和老师学东西,我正教授也评上了,学位不是那么重要。现在恢复学籍的希望不大,我就是觉得,只要我活着就该讨回公道。

我是个传统的人,从小都是好学生,后来是教师,现在我被侮辱,个人生活被糟蹋得一团糟,我从一个正面人物到负面,我接受不了。现在我都吃不下饭,律师可以证明,我一直发烧,因为我有肝病,不能打抗生素什么的。我一个单身女人,如果倒下了就意味着放弃申诉。因为没有人能帮我。我现在自己买些营养品,让自己吃,我现在脸肿都变形了。

:会不会有人用你的电脑作案?

女博士生:可是我的电脑假期拿走了。我一直生病都在改论文。

:那别人在你这里上作案呢?

女博士生:我的电脑平时自己背着,在屋里就一直开着上着,有时同学过来借用,我倒茶什么的可能也没有注意过。我不愿意这么想。因为我也不知道邮件的具体时间,我想不出来。我住的是80年代的老房子,别人有没有钥匙我就不知道了。

:你想不出来怎么会这样?

女博士生:就算有人捣鬼,也不至于闹这么大吧。我是不想披露的,因为毕竟大家都是学术界有名的人,我想商量着解决,我本来以为就是晚半年毕业什么的,可是现在申诉也被驳回了,被开除了。

:你的事情怎么被报道出来的?

女博士生:我的律师说,现在学校已经很快驳回你的申诉,也不听证,可能还是维持原来的决定,你可以和媒体说,至少可以增加透明度。所以我就给报纸打了。

但是现在我怕那个报道加深误会,我很尊重我的老师,我拉关系方面挺差劲的,联系也少,但是我觉得我的论文写出水平才是给老师争光。我的论文角度挺独特的,如果我努力写漂亮了,老师才自豪。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老师家住那里,家里也不知道。我的导师很正直的,他是学者型的人。我希望能够毕业了慢慢报答老师。现在他们认定我做错了,说是铁证,铁证就拿出来看看啊。

gbc平台公司
地下室堵漏
聚氨酯筛网批发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